結論與建議

(一)中等學校輔導諮商人員的督導需求與期待

    根據研究結果發現,個別督導之受督導者的督導需求有:希望知道如何處理個案問題、尋求改進建議」、建立明確的諮商目標及尋求支持等四項。團體督導之受督導者的督導需求與期待有:加強專業能力與諮商技巧,提高處理個案之效能、看見盲點與限制,突破瓶頸與無力感、了解不同類型個案的處理方式、與參與者相互學習以擴展思考方向並、再進修與再學習、尋求專業的支持、維持專業熱誠及提升自我覺察能力等八項。

  綜合上述,主動前來接受督導的中等學校輔導諮商人員的督導需求有四個向度:處理實務困境與無力感、諮商技能的提昇、尋求支持、提昇自我覺察能力。不管個別督導或團體督導都對期望透過督導減少工作上的無力感,增進諮商知能和效能並能獲得支持。對照Holloway(1995)督導功能發現,實務場域的工作者,在非課程督導的關係中,教導諮詢及支持的功能較被期待,評量及示範功能減少。比較個別督導和團體受督導者在督導需求的反應,可以發現:個別督導受督導者的需求較著重教導及具體技術作法的學習,團體督導受督導者則看重個案概念化能力、多元思維的學習及自我覺察能力。對照受督導者的基本資料發現,個別督導的受督導者有16名為在學的學生,團體督導受督導者則皆為中等學校及相關機構之輔導工作人員,此一結果似乎呼應:不同諮商經驗及專業發展階段的諮商師對督導的期待及需求會有所不同(吳秀碧、梁翠梅,1995;Shechtman & Wirzberger, 1999;Sumerel & Borders, 1996;Worthen &McNeill, 1996;Worthington, 1984)。本結果也與Harter 和 Nance(2003)的研究結果相近,支持是不同層級的受督導者共同的需求與期待。

  此外,本研究在團體督導的資料,中額外收集其經歷此次督導後對未來有機會接受督導的期待發現,中等學校之輔導人員共同期待能有定期督導的機會,督導的重點則包含了特定理論取向的督導、主題性督導、增進概念化能力、倫理議題等具體內容,其進行方式則有不同偏好,但仍傾向較結構性及指導性的督導。以上顯示了實務工作者對督導的渴求及專業成長的重視,此現象也正反映出王文秀(1998)所指實務工作者面對的專業挫折卻苦無督導及專業成長資源的窘境。

 

(二)有助益的督導經驗

根據研究結果發現,個別督導之受督導者知覺有助益的督導經驗有:反思諮商師的態度;澄清諮商師的角色定位;對諮商專業有新的看法;清楚接下來可行的方向;懂得諮商策略與技巧的運用;對個案的問題有重新的界定;更能夠個案概念化;更能注重個案需求;注意到諮商倫理的議題;更加了解與青少年工作的方法;增加專業自信。團體督導之受督導者知覺有助益的督導經驗有:個案概念化的學習;後現代思惟個案研討;有助於將來輔導工作;多元角度、全面性看待個案問題;學習新知;自我反思與自省;找出盲點、突破無助;增進專業自我期許。此外,參與個別督導後的整體感受與想法也反映出他們的在督導後正向經驗:增加面對困境的勇氣與能力使自己更有信心,獲得自我肯定;多元觀點看待個案;促使自我覺察進而增進專業成長。

綜合上述結果顯示,受督導者在接受督導後,其知覺有助益的經驗可分為三向度:專業成長、個人成長及專業認同。

其中,專業成長部份包括困境突破、諮商策略及概念化能力等項皆與先前研究接近(卓紋君、黃進南,2003;施香如,2003)。其中,增進青少年工作的方式則顯示中等學校的個案屬性與特殊性,此外,系統化地講解個案概念化,以後現代思惟檢視個案問題,亦讓受督導者對個案問題評估有更全面及多元觀點。此顯示,督導者的理論取向對受督導者的諮商行為有其影響性(Guest & Beutler1988,引自林瑞吉,2000)。團體督導中的受督導經驗中的多元觀點,除了可能受到督導者後現代理論取向的影響外,另個可能是來自團體型式的督導過程,其訊息與觀點交流的動力本身即具相互映照及支持的功能所致(王智弘,1992)。

在個人成長部份,顯示受督導者能由從督導中看到盲點,但又不失去對自己的信心,透過反思自省的自我覺察歷程對自己及專業有更正向的肯定與期待。此部份的助益性經常與督導者的溫暖、包容態度有關,具支持性的督導關係,對於面對實務工作中的挫折和困境的中等學校輔導人員,提供了兼具專業挑戰及情感關懷的成長空間。在專業認同部份,個別督導中的受督導者透過督導,澄清並反思諮商師的態度角色定位及專業性,而產生新的觀點增進專業認同。也因為這些參與者皆為主動尋求督導機會,此一積極行動的本身即也蘊含其對諮商輔導工作認同。

整體而言,受督導者對於能夠接受督導,多經驗到不同面向的助益和成長,顯示出即使是單次的督導對於從事個別諮商的中等學校輔導諮商工作人員在專業發展和個人成長且有正向影響力,有助於自工作困境中脫困,獲得激勵和動能,對受督導者認同堅持輔導諮商工作的專業性是有幫助的。

 

(三)督導中的負向經驗

根據研究結果發現,個別督導之受督導者知覺在督導中的負向經驗有:督導時間太短、對督導程序不夠清楚發覺自己不足而擔心受挫。參與團體督導的成員們,其中四位有負向經驗其內容為:提案的篩選難以進入提案的諮商脈絡案例討論引發質疑諮商效能的負向感受進行方式的不符預期。

  有負向經驗的受督導者,主要是針對督導進行形式的不熟悉及在督導關係中的引發的焦慮、壓力及受挫感。由本研究的提供的督導皆為單次,同時又是非課程或機構內的工作人員,對於進行督導的結構和說明在時間壓力下顯得不足,且建立關係上也會受限,這皆易引起受督導者的焦慮,繼而影響督導關係及進展(許韶玲,2003)。同時,在督導關係中的負向情感,受督導者對自己能力的擔憂和受挫,呈現出實習諮商師或初階諮師在專業發展上共同特徵。在本研究者因提出負向經驗的人次和內容並不多,其原因,是因為單次督導尚未呈現,或是因為是機構外的督導機會而不便說明,值得再做探討。

 

二、研究限制與建議 

   本研究是一初探性研究,針對經公告而主動報名參與督導的中等學校輔導諮商人員,對象包含大學部及碩士班的在學學生及實務工作者,每位參與者接受單次個別督導或六小時的團體督導,配合提供督導的機會收集參與者的受督導需求及經驗其受督導經驗,資料來源是受限的。同時,並非建立在長期的督導關係,且督導者皆為固定,因此本研究結果會受到以上的限制。根據研究結果。茲提出以下建議供作參考:

1.      根據督導經驗的回饋資料,顯示中等學校輔導諮商人員對於得到定期有主焦點督導的需求是熱切的,同時即使是單次的督導,亦能發揮協助個人及專業成長的助益性。因此,建議未來可用量化的方式,廣泛收集中等學校輔導諮商實務工作者的督導經驗和需求,以及調查已有的督導方式及效用,期有更全面性的了解,以為末來推動中等學校之諮商督導的基礎。

2.      由中等學校輔導諮商人員對於督導的需求反應,建議進行督導工作可著重青少年個案處理的困境、提供具體回饋及改進建議、結構性的知能講授、實務經驗的分享討論、提供支持,協助自我覺察等項。

3.      現行中等學校場域內少有合宜及充足的督導者,本研究在教育部經費支持下進行的督導服務實非長久之計,如何整合相關資源,提供合乎實務工作者的督導相當值得重視。在現實考量下的具體作法為,建議諮商師教育訓練機構,可以協助在不同地區,以實務工作者中具有諮商心理師執照者進行督導訓練,並由受督導訓練者協助不同學校的輔導諮商人員,組成跨校間的專業成長團體,進行個別或是團體的督導。

4.      本研究的主題局限在中等學校個別諮商工作的督導,然而學校輔導諮商人員的工作非僅個別諮商,同時青少年的適應與其所處系統緊密相關,青少年問題成因是多面向而複雜,其介入處遇經常會涉及學校、社會及學校體制間的合作及協調。建議諮商師教育及督導訓練宜針對中等學校實務工作者在推動專業工作的項目和內涵,加強青少年諮商及系統性介入處遇的探討,專業間合作的能力以及學校和社區間連繫等議題。

  未來研究部份,可針對長期或穩定的督導關係進行探究,以更深入了解不同督導關係的經驗與感受。同時納入督導者的經驗、諮商教育和督導訓練者的觀點,採取團體焦點訪談,收集各方意見,以更深入及廣泛探究有助益性的督導行為。